我的购物车 批量购买 我的账户订单查询 文章中心 帮助中心 客户留言
支付宝快捷登录 购物车共计商品 0合计 ¥0.00
曲裾深衣 | 直裾深衣 | 束胸襦裙 | 大袖衫 | 汉服摄影 | 古装摄影 | 汉服图片 | 比甲 | 肚兜 | 古装美女
有事点这里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有事点这里                

关闭在线客服
文章中心
栖凤阁动态
媒体报道
栖凤阁汉服活动
团体客户汉服活动
汉服宣传资料
汉服美女买家秀
木梳发簪
汉服文献
汉服裁剪图
汉服新闻
汉服婚礼
汉服容妆造型
兴汉运动和汉服运动
汉服知识
汉服实物
汉服传统礼仪
汉服摄影
汉服对和服、韩服、越...
汉服视频
汉文化
古装民族服装
文房四宝
电商运营
六艺
兴汉运动
汉服专栏
古装百科
太平猴魁茶文化
首页 查看文章

汉服“诸于”考

发布日期:2013-01-22关闭
摘要:
“诸于”是一种汉代服装的名称,也作“诸衧”。《说文解字·衣部》“衧,诸衧也,从衣于声。”

“诸于”是一种汉代服装的名称,也作“诸衧”。《说文解字·衣部》“衧,诸衧也,从衣于声。”
  诸于在汉史中颇引人注意。西汉宣帝时,“令皇后择后宫家人子可以虞侍太子者”,王政君因著“绛缘诸于”而入选。《汉书》卷九八《元后传》记载:

  及太子朝,皇后乃见政君等五人,微令旁长御问知太子所欲。太子殊无意于五人者,不得已于皇后,强应曰:“此中一人可。”是时政君坐近太子,又独衣绛缘诸于,长御即以为是。

“政君”即王政君,后来成为汉元帝的皇后,汉成帝的皇太后,也即王莽的姑母。据此可知,诸于是外衣,可有鲜明的缘饰;王政君著诸于见太子,则诸于可做女子的正服。
  更始诸将也曾著诸于。《后汉书》卷一《光武帝纪》记载,两汉交替之际,更始政权将定都洛阳,其诸将因身穿诸于而招致洛阳人的嘲笑:

  时三辅(案指洛阳)吏士东迎更始,见诸将过,皆冠帻,而服妇人衣,诸于绣镼,莫不笑之,或有畏而走者。【李贤注:“《汉书音义》曰:‘诸于,大掖衣也,如妇人之袿衣。’字书无‘镼’字,《续汉书》作‘[左衣+屈]’,音其物反。杨雄《方言》曰:‘襜褕,其短者,自关之西谓之[左衣+充] [左衣+屈]。’……据此,即是诸于上加绣[左衣+屈],如今之半臂也。”】

更始诸将头戴冠、帻,是男子的装扮,而身穿诸于、绣镼,则被视作“服妇人衣”。《续汉书》志第十三《五行一》则将更始诸将的着装称作“服妖”,认为其最终导致了更始政权的败亡:

  更始诸将军过雒阳者数十辈,皆帻而衣妇人衣绣拥[上‘髟’下‘屈’]。时智者见之,以为服之不中,身之灾也,乃奔入边郡避之。是服妖也。其后更始遂为赤眉所杀。

更始政权迁都长安之后,其诸将的服装又引来了长安人的讥讽。《后汉书》卷十一《刘玄列传》记载:

  时李轶、朱鲔擅命山东,王匡、张卬横暴三辅。其(案指更始)所授官爵者,皆群小贾竖,或有膳夫庖人,多着绣面衣、锦袴、襜褕、诸于,骂詈道中。长安为之语曰:“灶下养,中郎将;烂羊胃,骑都尉;烂羊头,关内侯。”

  更始新贵多出自下层,长安人认为其服装豪华而不得体,故编歌谣来挖苦他们 。那么,诸于究竟是男服还是女服?它的样式是怎样的?
  尹湾汉墓简牍表明,诸于在汉代确实是一种男女通用的服装。在尹湾二号汉墓中,出土了一件记载随葬衣物的木牍,上面有这样的文字:

  [糸+‘白’]绮诸于一领,羽青诸于一领,[糸+‘剽’]鲜支单诸于一领。右诸于三领。[1]

该墓的墓主为一中年女性,诸于在这里是作女服。而在尹湾六号汉墓中,也出土了一件类似的木牍,题为“君兄衣物疏” ,上面又有这样的文字:

  早丸诸于一领,[糸+‘剽’]丸诸于一领。[2]

据考,尹湾六号汉墓的年代不晚于西汉成帝末年,墓主师饶字君兄(况),男性,生前为东海郡功曹史。诸于在这里是作男服。
  因此,像更始诸将这样身为男性而着诸于者在汉代并不是孤立的现象。尹湾汉墓位于今江苏省连云港,汉时属徐州。更始诸将原为绿林军首领,其起兵地点在今湖北省,汉时属荆州。这些地区都与洛阳、长安这样的政治文化中心距离较远,风俗习惯也会有一定的差异。洛阳、长安人将更始诸将穿诸于讥为“服妇人衣”,其所表达的可能只是一种正统的服饰观念,与当时各地区人们的实际着装情况并不全然一致。
  关于诸于的样式,由于文字记载的短少,只能做一些推测。《汉书》卷九八《元后传》颜师古注:“诸于,大掖衣,即袿衣之类也。”颜氏的这个说法值得商榷。“大掖衣”,也称“逢掖之衣”。《礼记·儒行》: 

  鲁哀公问于孔子曰:“夫子之服,其儒服与?”孔子对曰:“丘少居鲁,衣逢掖之衣;长居宋,冠章甫之冠。”郑玄注:“逢犹大也。大掖之衣,大袂单衣也。”

则大掖衣曾为鲁地的服装。“袂”,袖子。《说文解字·衣部》:“袂,袖也。”《晏子春秋·内篇杂下》:“张袂成阴,挥汗成雨。”“单衣”,通常认为即《礼记》所谓“深衣之制”,汉时可做正式的外衣,男女通服。可知“大掖衣”与单衣相似,特点是大袖。“逢掖”也作 “缝掖”。司马彪《续汉书》志第三十《舆服下》: 

  袍者,或曰周公抱成王宴居,故施袍……缝掖其袖,合而缝大之,近今袍者也。

则“大掖衣”的样式近于汉晋时代的袍子。或因周公和孔子曾著此衣,所以它又成为儒生的服装。《后汉书》卷四九《王符列传》记载: 

  度辽将军皇甫规解官归安定,乡人有以货得鴈门太守者,亦去职还家,书刺谒规,规卧不迎……有顷,又白王符在门。规素闻符名,乃惊遽而起,衣不及带,屣履出迎,援符手而还,与同坐,极欢。时人为之语曰:“徒见二千石,不如一缝掖。”言书生道义之为贵也。

因大掖衣在汉代是儒生的服装,“缝掖”遂在当时成为儒生的代称。所以,大掖衣不大可能是被讥为“妇人衣”的诸于。
  但是,颜氏说诸于“即袿衣之类”,却有一定的道理。袿衣是妇女的上服。宋玉《神女赋序》: 

  振绣衣,被袿裳。[3]

刘熙《释名》卷五《释衣服》:

  妇人上服曰袿,其下垂者上广下狭如刀圭也。

王先谦注引毕沅曰:“上服,上等之服也。”刘熙称袿衣的特点是“其下垂者上广下狭如刀圭”,可知袿衣有刀圭形的垂饰。《尔雅》卷五《释器》:

  衣裗谓之[左衣+‘兒’]。

郭璞注:“衣缕也。齐人谓之挛。或曰袿,衣之饰。”邢昺疏:“言饰者,盖以缯为缘饰耳。”则袿衣的垂饰为丝质,且如“裗”如“缕”。司马相如《子虚赋》:

  蜚襳垂髾。

司马彪曰:“襳,袿饰也。髾,燕尾也。”李善曰:“襳与燕尾,皆妇人袿衣之饰也。”[4]《汉书》卷五七《司马相如传》颜师古注:“襳,袿衣之长带也;髾,谓燕尾之属,皆衣上假饰也。”由此看来,袿衣的垂饰大约是一种可以飘动的长带(参见图一、图二[5])。但是,更始诸将为男性,且系武人,似乎不大可能穿这种华盛的女子的服装。

 

汉服:踏鼓舞女,河南南阳汉墓石刻画像

 

图一:踏鼓舞女,河南南阳汉墓石刻画像

 

晋代顾恺之《列女传图》

 

图二:伯宗妻,晋代顾恺之《列女传图》(宋摹本)

 

由前引《汉书》卷九八《元后传》可知,王政君因衣“绛缘诸于”而出众。“绛”,《说文解字·糸部》:“绛,大赤也。”“绛缘诸于”, 就是有深红色衣缘的诸于。汉代的衣大多有衣缘,异于衣色,镶在领口、袖口和衣襟的边沿。《礼记》卷三九《深衣》郑玄注:“名曰深衣者,谓连衣裳而纯之以采也。”《尔雅》卷五《释器》:“缘谓之纯。”“纯”即衣缘。汉代的单衣,其形制是上衣与下裳相连,以彩色的衣缘镶边。不过,单衣在汉时是常见的服装,其衣缘的样式一般比较简单。而王政君所著的诸于,其缘饰或与此不同。
  在汉代画像数据中,可以看到这样一种女服:长衣,大袖,交领,右衽,左右身侧在腰以下有连缀的缘饰(参见图三)。有人认为这就是袿衣。[6]但仔细观察此衣的缘饰,可见其形状不太像刀圭,亦非长带,与《释名》等文献中有关袿衣的记述不完全一致。不过,这种缘饰确为“衣裗”,较为繁复,同袿衣也有相似之处。枚乘《七发》:

  杂裾垂髾。[7]

清代学者任大椿《深衣释例》曰:“衣圭乃缕缕下垂如旌旗之有裗,即所谓杂裾也。”[8]而此衣的缘饰恰如旌旗之裗“缕缕下垂”,故称其为“袿衣之类”,或未尝不可。

 

山东沂南汉墓石刻画像

 

图三:执镜台女子,山东沂南汉墓石刻画像

 

  此外,汉代画像数据还显示,穿着这种服装的人,不仅有女子,也有文吏和武士(参见图四、图五),说明这是当时的一种较为定型的服装样式。由于它具有特殊的缘饰,与文献所记载的袿衣略能相合,而且男子也穿,所以它有可能就是诸于。不过,诸于虽然通用,其男女的式样却或许略有差别。例如,图三中的女子,其服装的下摆的缘边较宽,腰前又围有蔽膝,而图四、图五中的男服则不然。

 

山东沂南汉墓石刻画像

 

图四:簪笔奏事官吏,山东沂南汉墓石刻画像

 

山东沂南汉墓石刻画像

 

图五:执剑武士,山东沂南汉墓石刻画像

 

 附带说一下,在江陵马山一号楚墓[9]所出的战国中晚期的衣物中,有一种短袖筒,宽袖口,刺绣凤鸟纹样,并以条纹织物为缘饰的长衣,似乎为一种固定的女装式样(参见图六),有学者认为此衣与汉史中提到的“诸于”有相承的关系。[10]但是,由于这种长衣的缘饰的样子较为普通,没有“衣缕”,与文献所记载的“袿衣”相去较远,故还难以判定它与诸于有相承的关系。

 

图六:绢面绵衣(示意图),短宽袖,条纹缘饰,湖北江陵马山一号楚墓

 

图六:绢面绵衣(示意图),短宽袖,条纹缘饰,湖北江陵马山一号楚墓

 

马怡


[1] 连云港市博物馆等:《尹湾汉墓简牍》,中华书局,1997年,151页。
[2] 连云港市博物馆等:《尹湾汉墓简牍》,中华书局,1997年,129页。
[3]《文选》卷十九。
[4]《文选》卷七。
[5] 图一与图二的选用,参孙机:《汉代物质文化资料图说》,文物出版社,1990年,第61章;孙机:《深衣与楚服》,《考古与文物》,1982年第1期。
[6] 黄能馥、陈娟娟:《中国服装史》,中国旅游出版社,2001年,100页。
[7] 《文选》卷三十四。
[8]任大椿:《深衣释例》,《皇清经解续编》卷百九十三,南菁书院本。
[9] 该墓的墓主为一女性,年龄约40-45岁。见湖北省荆州地区博物馆:《江陵马山一号楚墓》,文物出版社,1985年,第108-111页。
[10] 沈从文:《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增订本),上海书店出版社,1997年,86-87页。

上一篇文章:明代的蒙元服饰遗存初探
下一篇文章:中国皇帝和皇后服饰发展浅析
 
欢迎点击留言建议~!
关于栖凤阁
公司简介
联系我们
大 事 记
质检报告
新手指南
注册协议
会员等级
快捷登录
购物指南
购物流程
等级体系
快递费用标准
支付方式
支付工具
网上银行在线
售后服务
服务保障
退换货原则
投诉建议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申请
版权声明
招商咨询

题|百科  美图  漫画 手绘 仕女图 婚礼 资讯| 新闻  礼仪 婚礼 考据|文献  论文 实物  工艺  面料  图 汉妆|容妆  造型 教程 视频|播客 纪实   历史 汉风

生活|百戏  汉乐 礼仪 养生 家居 节日 凤阁|报道 活动 买家秀|百科  摄影  美女 机构 古装剧 视频 |全国 海外  实物|秦汉 南北朝 唐宋 明代

汉服微信我的二维码_8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来微博关注 @栖凤阁汉服

ICP证:皖ICP备13000936 商标注册号:8195326   公司注册号:340222000022311(1-1)

     汉服客服QQ:787744650  电话: 13955392955  邮  箱:787744650@qq.com    栖凤阁汉服商城(始建于2006年10月18日)   

yx 版权所有: 芜湖栖凤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Powered by Hishop5.4.2 © 2002 - 2011

Inc.